失路之人。

老年咸鱼。

【月红】不老魔女

私设有,祝食用愉快。


1

涂山红红一开始是没打算捡回东方月初这个祸害的。

那天涂山红红刚处理完新一轮续缘任务正匆忙往回赶,阴沉天空正下着大雨,豆粒大的雨点毫不留情往下砸着,又在即将掉到她身上时被挥发得干净,山间的泥土受了湿更不好走,但好歹这几百年涂山红红也没白活,要是这点雨水能给她添麻烦,她就不用继续在涂山之王这个位置上继续坐着了。

正赶到半路,面前小径忽然被一个全身布满泥泞的小家伙挡了去,涂山红红眯了眯眼,勉强看出面前这团有个人样,她也没在意,瞧着那一团半天毫无动静的模样只当他已是个死物,人类抛弃幼子的情况并不少见,她也不打算多管闲事,正准备踏过去,裙摆却忽然被人逮住了,低头一看,那脏兮兮的泥团子眼都没睁,却偏偏伸手将她逮住了,她试着挣了挣,竟然怎么也挣不开,涂山之王倒是被个小家伙难住了,她怔怔站在原地半晌,想了想,终是一手捏着他后衣领提起来,带回了涂山。

事后东方月初回想起来,颇为得意地晃着脑袋,给自己得出个“求生欲极强”的结论,接着脑门儿结结实实地挨了涂山红红一下,脑袋上的红印硬是过了两天才消。

2

涂山另外两位当家对自己大姐捡回来的小娃娃倒是并没有多在意,只当姐姐无聊了想随便养个什么东西玩儿,彼时涂山雅雅并没有意识到这脏兮兮的人类小娃娃会跟她一起抢夺涂山红红的宠爱,涂山几位其中以她为代表,更是把这小子当成宠物之类的玩意儿养,从小欺负到大,涂山红红也不阻止,只是偶尔在涂山雅雅太过火时柔声提醒两句。

在这样的环境下,东方月初愣是没长歪,活活一新时代阳光少年的典范,不仅没长歪,还在涂山红红的默许下出山上学读书,得过好几次三好学生的奖状,他最开始还想学着别人家的孩子一样贴屋里给他妖仙姐姐炫耀自己多能干,结果还没贴上那奖状就被涂山雅雅随手拿去折飞机玩儿飞沟里了,打也打不过,骂也不敢骂,自己憋屈了半天,只得作罢。

3

东方月初青春期时正是网络种马YY文泛滥的时候,他自然也没逃过网文的荼毒,被魔女养大的孩子也跟同龄人没什么太大的区别,一有空就捧着手机埋头看,那段时间涂山红红一直以为自己的教育方式出了什么问题,好好一孩子怎么就放着一整个涂山的好山好水不看天天捧着手机呢?空闲时间撞见东方月初玩儿手机怎么看更是怎么不顺眼,东方月初的手机是在涂山容容的劝说下保住的,说到底也是网络时代,连涂山续缘有时候也得用用手机联系续缘方,没了手机哪儿都不方便,直到有天涂山容容无意间看到东方月初便签里一个诺大的标题:

《我与妖仙姐姐同居的日子》

从那以后,东方月初的手机就被正式没收了。

4

妖仙姐姐。

东方月初从来习惯这么叫涂山红红,虽然其中有一半的原因是因为涂山红红脑袋上那对毛茸茸的狐狸耳朵,从小叫到大,其中的意味也在不停变换。

当他还是个小团子的时候,是憧憬与依赖,即使再怎么懂事,他是个被遗弃的孩子这件事也是心里过不去的一个坎,要不是涂山红红捡了他回来,保不准他就成了什么山莽野兽的开胃菜,每到雨夜他就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也不敢哭出声,直咬着牙抹眼泪,再之后,一到后半夜他就老喜欢抱着被子去找他妖仙姐姐挨着睡,直到他十二三岁懂得了男女之别这个东西,才改了这个习惯,涂山红红虽然平时看他被涂山雅雅欺负也不管,但说到底对这孩子还是上了心的,晚上被怯生生的敲门声打扰了也不恼,也默许了他抱着被子慢慢蹭到自己身边的行为。

直到他青春期那段时间梦境中开始出现涂山红红的旖旎身影,醒来后还往往湿了裤子,他开始感觉到大事不妙了,性幻想对象是养大自己的救命恩人,怎么听怎么混球。

近水楼台先得月,东方月初心说都是屁话,见得着吃不着才最让人心痒。

东方月初的暗恋也算是轰轰烈烈。自从明确了自己对涂山红红的感情,东方月初那声声妖仙姐姐喊得一声比一声暧昧,一有空就跟在涂山红红跟后妖仙姐姐长妖仙姐姐短,搞得涂山雅雅看他越来越不顺眼不说,明眼人都知道他对涂山红红什么感情,时间不长,大当家捡回来的孤儿暗恋大当家一事就沸沸扬扬传满了整个涂山。涂山红红也不是傻子,将他对自己的态度放在眼里,却也从未有过表示也没有厌烦的意思,东方月初一看也就更来劲,心说没有明确拒绝就是有戏,自从大学毕业后更是天天变着花样哄涂山红红开心。

整个涂山都知道,东方月初追涂山红红十年,至今没有结果。

5

涂山红红意识到人类寿命短暂是在东方月初死了之后。

东方月初死的时候涂山雅雅都还没长过她胸口高,但他的确是死了,安安静静,一声不吭,他的唇紧抿着,再也喊不出一声妖仙姐姐,不知道是不是涂山红红魔女的身份,直到东方月初死时他们都没能有个孩子,他说他不在意,但她知道他是想要个孩子的,有个长得像他或者长得像涂山红红的小家伙,能在他死后继续陪着她的家人。

涂山红红活着的几百年从没意识到寿命太长也是种悲哀,东方月初下葬的时候她一滴泪没流,只是望着逐渐被土埋没的棺材沉默着,发出一声微不可及的叹息,转身离开。